2014年10月31日 星期五

電貝斯 ・ Marriage

1.
32歲的父親節,我接到一通娛樂成份很高的電話:

電話:您好,我們是關懷單身協會,是內政部委託促進幸福的單位,想請問小姐您目前單身嗎?
我:你說你們是什麼單位?
電話:『關懷單身協會』, 請問小姐您目前單身嗎?
我:喔對(聽到『關懷』二字,心中已笑場)
電話:那我們協會可以持續依您的條件,email您適合的人選和照片喔!
我:喔...
電話:小姐請問您的身高體重,我幫您配配看
我:我現在人在外面耶(已笑場)160
電話:喔喔,那我說出選項讓你選,體重是 一. 40, 二. 50, 還是 三. 60多呢
我:四. 80
電話:喔喔!小姐您現在人在外面不方便,那如果有需要再蒐尋我們網站喔!
我:喔


踏進而立之年,發現自己在眾多市場的定位都神不知鬼不覺地在變換,例如不再有人有興趣詐騙你,反倒『關懷』起你;遠傳客服打來只聽了一聲喂,就尊敬地說『李太太』您好;104裡定期寄來的企業通知信從巨匠美語變成龍巖殯葬…我有時候覺得這一切的轉變和察覺,是因為沒有婚姻。

年過三十,我對婚姻仍然是幻滅的。然而越是覺得不可能,或是孤獨,越想要來個 last ditch,最後往往發現高估了自己…骨子裡知道終究帶不走對方,或是永遠如何,但孤獨裡總是存一份渴望,至少能誠實在彼此的幻滅中飛翔。

任何關係總無法完全的平衡或平等,如果憑借的第三物是「愛情」,那幾乎完全經不起考驗。但當局者迷,我們當然永遠看不到自己煎熬蜷曲的樣子,或是追逐泡泡的模樣,踩在看不透的盲點上,每天來來回回的換日線,偶爾還是要出個竅好好罵自己一頓。

我從小就對婚禮有種『對照落差』的心情。婚禮上的新娘那麼漂亮,新郎看起來那麼好,可是爸媽不是結婚變出來的嗎?那怎麼會這樣?

婚禮的小弟弟總是振著雙臂隨著泡泡飛舞,小妹妹們也打扮地像小公主般要來見證未來這一刻。


做這種白日夢的時候,總會有監控者進來搗碎這一切,那種殘酷就像在戰亂時你把友子的彩虹糖罐框噹地丟在她的小臉上,任憑發著浪漫光彩的珍珠糖灑在灰濛濛的沙土上,就是要她滾回去屋子裡。對這種未來場景,我又憧憬又幻滅。

隨著年歲的增長,監控者又被內化成自己與自己的傻遊戲。每年生日都會想一下,自己童年的那本『未來之書』是什麼,那本到你成年了還遺留在血液裡的情節佈局和角色。

《人間條件》吧。
人心和愛情一樣脆弱,這兩個命題生來就不是要接受考驗的。
它們本身就是考驗,測試那些意志始終堅定的人。

關係中總有不請自來的謠言同蛇一般,往虛弱的意志,自艾自憐的靈魂鑽去。
那些上萬個不能堅強,或無法瀟灑離去的,從此在毒液中昏睡而去。


2.
如果你喜歡張雨生的《河》,一定也會被Death Cub for the Cutie的Transatlanticism懾服。我覺得這是東西流行歌壇,把水的隱喻運用得最雋永的兩首歌,也都得到極高評價:

當你平躺下來,我便成了河
迴繞你的頸間,在你唇邊乾涸
竊想你的眼神,我戀戀不捨
聚為一泓泉水呀,深邃清澈

The Atlantic was born today and I'll tell you how...
The clouds above opened up and let it out.

I was standing on the surface of a perforated sphere
When the water filled every hole.
And thousands upon thousands made an ocean,
Making islands where no island should go.
Oh no.


這兩首歌的 Implied listener都是那些在不平等的關係中,苦苦等待的傻子。

有時候關係的遙遠,可以像今天才突然誕生的海洋,
自己站在千瘡百孔的島嶼上,眼看著四面八方的水往身上湧過來。聽到『噢不』這兩字,真是忍不住苦笑一聲。



這首歌Bass進入的時間點,是鼓進入的時候,也是Ben Gibbard堅定,但又不敢多帶些感情重覆唱著一句 I need you so much closer, I need you so much closer, I need you so much closer, I need you so much closer…

這一句那麼簡單的話,搭著極簡的樂法,變成眾多樂評們津津樂道的一句:『聽到這裡,再怎麼狠心的女人都會回頭吧?

chorus A repeat x4
G|---------------------------------------------------------------------------|
D|--0-0-0-0-----4-----------------------------------------------------------|
A|----------0-0--------------------------------------------------------------|
E|----------------0----------------------------------------------------------|

chorus B repeat x1
G|---------------------------------------------------------------------------|
D|--4-4-4-4---------0-0-0-0---------4-4-4-4---------0-0-0-0-----4------|
A|----------4-4-4-4-------------------------2-2-2-2---------0-0-----------|
E|--------------------------0-0-0-0-------------------------------0---------|

chorus A repeat x4
G|---------------------------------------------------------------------------|
D|--0-0-0-0-----4----------------------------------------------------------|
A|----------0-0--------------------------------------------------------------|
E|----------------0----------------------------------------------------------|

chorus B repeat x1
G|---------------------------------------------------------------------------|
D|--4-4-4-4---------0-0-0-0---------4-4-4-4---------0-0-0-0-----4------|
A|----------4-4-4-4-------------------------2-2-2-2---------0-0-----------|
E|--------------------------0-0-0-0-------------------------------0----------|

chorus A repeat x 4
G|---------------------------------------------------------------------------|
D|--0-0-0-0-----4-----------------------------------------------------------|
A|----------0-0--------------------------------------------------------------|
E|----------------0----------------------------------------------------------|

很簡單的,兩種旋律,每一下都是四分音符。

彈琴沒有一定得怎麼彈,特別是BASS。手真的入了你的感情,該walking可以用walking指法,真的想大喊I need you so much closer的那幾個小節,就換Slapping。心平氣和時,就維持4分音符,真的等得心急了,就讓它變成8分音符。

我自己喜歡從8分切回4分,那種呼喊、等待到疲累的過門。

等待的真諦,就是永遠不知道等到的會昰什麼。
那樣才稱得上是『等待』。

還是中文藝術成分高,等公車就是等公車,我們不會說『等待』公車。
等公車,和等待果陀,是實實在在的兩回事。英文管你等什麼,全都是 waiting for.

而立苦,心中有個可能等不到的果陀,但我始終相信那不會是徒勞無功。
人生總是有這麼幾首歌,提醒我們一些無管緊要,但其實非常重要的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