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8日 星期二

電貝斯 ・ Intro

32歲前是個工作狂,為了年輕人的旅行機票,常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和自己的承諾搏鬥。
除了過年,將近1000個日子沒有和好好爸爸吃一頓飯。

有一天早上,一樣拖著疲憊的腳步走進辦公室,習慣用來記事的黑板被風吹倒,掉在地上。下一刻的開會現場,前所未有和老闆大吵一架,當下負氣離開了。我覺得有些Emi-ness…也在自己離開的那一刻,從我體內被擒走。

到了新工作崗位,投入不熟悉的產業,怕自己和從前一樣愛得太快無法抽身,我只想找一件事情讓自己分心。

有個朋友要組團,缺BASS手,問我學不學。『學阿,當然學。』我那個時候,連BASS聲音長什麼樣都不曉得,只想在不需要再為年輕人煩惱的生活中,好好抓住一塊浮木。

念書時期有個室友,她是個看上去想法怪誕淋漓,亂七八糟的人。
母親很早就自己結束了生命,需要扶養重度弱智的妹妹、輕微自閉症的弟弟,父親也在妻子離去後失魂落魄至今。

IQ非常高,滿腦子罕知識,靠音樂拯救沒辦法停止孳生的腦波。她就是有辦法用呵呵呵,開心度過每一天。我在很多個過不去的時刻,都會想起這位可愛的室友。

她當時的論文題目是《奧菲歐爵士》:音樂的時空性。

《奧菲歐爵士》(Sir Orfeo) 是一首十三世紀晚期至十四世紀初期的傳奇敘事詩,重複出現的時空特性強調「失去」的主題。
如何在娑婆的世間找尋精神的寄託,才能解失去對於個人時空感受所造成的罣礙,體驗生命的當下?


我總覺得她論文寫了很久,好像要一輩子那樣久。在很多討論命題的時候,我都是扮演挑戰她的角色。

她用了很長的時間辯證,我自己後來也領悟了:音樂,是用來拯救許多失去的現場。

上了第一堂BASS課,我就知道接下來有很多時刻,要靠她拉我一把。非常謝謝和平阿帕 郭宏老師的神奇第一堂。

BASS的聲音在每一段樂章裡,低調深邃,無所不在。正因為能無所不在,所以自由,又能受控。那些聲響,有時奔放地讓我想起國小那段愛跳舞的時光,聚歛地讓我想起過去工作中那些意志的試煉。

它的魅力是大海的浪潮,encompassing,時起時落。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

這本書,用52個生活的現場來談BASS的內容和技巧。在我發現音樂這回事把自己曾經會的事、深刻的歷練,都串了起來,我決定一定要這麼做。而且要用我的腦驅策自己的手來精進一切。

這52個單元,不需要照著順序,照著你的心情走最好,像Wordsworth說的 “a spontaneous overflow of feelings”。發現自己在音樂中有一席之地,同時,音樂在自己的生命中也突然有了個位置,就是真的『進入』了。

想寫這本書的當下,並不是因為想寫出什麼暢銷書。其實是我的人生在那時候突然充滿失去。我難受得不得了。

如果未來有一位讀者,因為裡頭的文字真的愛上BASS,因為音樂讓那些失去的現場成為更強大的力量,我都覺得不枉此念。
















2014/10/28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