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6日 星期六

工程師的 literal 性格

活了 30 年,我發現身邊有一類人最痛恨隱喻:工程師。我曾經覺得跟他們真是太難溝通… They take every word literally.

首先為 literal 這個直白的字,附上看過最易懂的教學:






如果聽到「今年要達到『黃金交叉』」,他們預期看到的是:




而不是「達不到,難道要打斷腿?」……




看來『黃金交叉』只是個隱喻。我第一次在報上看到這個交叉圖,眼睛為之一亮,是蠻典型「用 metaphor 來解釋 literal 概念」,fun to imagine,其實是蠻清楚,全民都朗朗上口。


(能把純科學教得精采的,常仰賴這種途徑。首推物理學家Richard Feynman。)


不過一切都要做出來才算數。政務官的 KPI 紛紛投入隱喻浪漫的懷抱,實在不知道該拿他們怎麼辦。


這年頭立刻能想到玩真的,20 年冷凍死魚、發霉香菇頭食品,竟是全民 literally 都在吃餿水。


工程師的腦。

在一翻兩瞪眼,會跑就是會跑,不會就不會的工程思維下,他們的人生很難接受「背影殺手」相關的一切概念,那是對直接期待的直接背叛!因此他們通常不喜解讀心思,也聽不太出弦外之音。一位美女一轉身,絕對不能長得像 uncle:



「一朵花」簡直是工程師之歌。



愛情是塑造天才的氛圍。

廣告行銷這件事是談專業戀愛,要讓對方 looks nice。這裡頭常有的技術犯規,是明明是自私愛自己,但又說是愛對方。

戀愛的對象是每一次都不同的 TA,它也有情敵勝算、忠誠度的問題,更要計算火花能竄到多遠,到了一定規模要開始為後宮作群組,創造機會讓她們挑剔你的愛。


文字和圖像永遠需要絕佳的距離美感,那之間的拿捏又需要透過大量的看與閱讀。


我的工程師朋友:「常很羨慕你們講話可以引經據典,但你們說的這些東西,又有多少是自己的。」這真是很深的執念阿,常導致和他聊天聊到最後氣結。除非你是天皇老子,可以盤古開天創造知識。不然人活在世上還是得照著自己的心性或職業病,知道你同一夥人在幹些什麼、想些什麼,發散地看,有天才會在你的思緒上留下痕跡,像河流造成地形。


他們喜歡自己做出研究成果,台上不斷引用死人的話,可以讓他們 10 秒入睡。這些 literal 人欣賞的,是類似一群物理科學家利用高能加速器碰 try 出 www. 大量資料處理的研究成果。


到了第 31 歲…太多的情節因為人心深不可測,一再衝破而立之年的劇本。
職場最怕伊甸園裡的 Serpent,妖言惑眾,一再引領芸芸眾生到隱喻的奇境,真應該有幾位厲害的工程師鎮住他們的唾液。

















工程師朋友在我心目中還是一樣機車,in a funny way
但回過頭來看,身邊的人就屬這類人從不放你冷箭,不給你軟釘子,也不跟你廢話,但也容許你不斷對他們白眼,他們完全不 care.

「我聽你在喇吧,只有做與不想做。」

「這是中文嗎? 為何我看不懂?」他 literally 覺得你不是在寫中文。
看廠商天花亂墜講了一堆之後,「阿如果分母是零咧?」當場鴉雀無聲。

他們一天到晚說自己喜歡把妹,朋友的老婆都是正妹,「路上女生辣爆了」,辦公室沒幾個用腦的人,but they mean what they say.


不太會扯謊,也不懂掩飾自己的過失,更不懂得包裝自己。

他們還是開心地做自己。悠遊於天地之間做自己的機車遊俠。

講到這裡工程師朋友突然詩興大發,很快地給了一首:


"Down to earth and then wait to die.

New life born,
It's the way when you breath
「阿會的單字都用完了,I have my on style which no one could follow up. it's a chaotic」(老實說我不知道這種直白人在跟人家 chaotic 什麼……)

我跟他說他很棒他有現代詩的天份,第一句還很有王爾德的姿態……


這些工程師們,睥睨你滿腦莊嚴的語言結構,縱常使人哭笑不得,但 down to earth 的性格頗像一國的中堅企業,不用華麗品牌爭奇鬥艷,那天你一不注意,自己就默默爬到世界位置。


我們多年來,剛好是自我出生這 30 年來,一直都在吃老一輩工程師典範留下來的老本。


這位 chaotic person 從三角形被挖到韓國三星了,台灣真的不是一個惜才之地。從那時開始,應該又會是另一段逍遙的機車人生,我們等著聽你笑話。





張貼留言